鸽子

迷路的鸽子。

舞榭歌楼随风去,窗外秋花满露台。今日身非旧时客,梦里不见故人来。

愿生活不要再糟糕就好 我常常这样想
喜欢上海这个城市
喜欢她每一个红绿灯停的路口和雨水冲刷过的清晨和黄昏   
愿平静的生活没有绝望
当风穿过遥远的地铁隧道
吹在我的脸上
我可以小心翼翼的穿过人群
害怕每个失眠的夜晚
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 
我想念爱我的人  莫名其妙的就伤心了起来
我也很讨厌自己
原谅我是一个态度不积极的孩子
也许是时候结束了
在南方的秋天还没有完全来临的时候 
终有一天  在过往的记忆里
她会模糊的像一场梦
荷花要开到十月 叶子落尽的时候  梦就会醒来
可惜蝉嘶于夏秋 不久即死 
大概一切都太迟了 
他日重逢 要等来生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高铁由北向南,窗外早春的田野生机盎然,傍晚低沉的天空真让人想家,耳机里听着X Japan,想想明天,不知何时才能结束这漂泊的生活。

早晨出门依然下着雨,很不情愿在雨天外出,和同事聊起工作家庭的繁杂琐事,我想被时间淹没的感觉和被雨水淹没的感觉应该也差不了哪里去。这种无力感已经伴随许久。细细回想,生活一年不如一年,无外乎心态的问题,可是不是每个人都能随心所欲的改变,比如我,大概要被消磨殆尽了。

故人别去此门中,西窗楼台月影空,独怜琵琶绕指轻。
红杏枝头啼黄莺,桃花三月笑春风,蝶衣化雨断肠声。

归乡有感

(1)
二月春风渡
窗前绿新芽。
故乡花开早
梦里归来迟。

(2)
醉卧红尘外
笑谈天地间。
一朝天涯客,
从此无故人。

夜来幽梦湿枕边
一壶清酒断秋寒
云开三月琵琶泪
风度飞雪人未还
欲问少年心中事
愁上眉头又无言
流水落花冬已去
春分未至立夏前

看海


海风吹着你的头发

我想融化在蓝天下

在星期天的下午

在你身边

肆无忌惮的虚度时光

从失望到希望

从希望到幸福

像梦一样

毫无预兆的

我们唱起歌

肩并肩坐着

在漫天飘舞的雪花里

等一艘船儿

在北风吹起的时候

带着你去远航

然后成为你伟大的船长





山一重遇水一遭,

寻坡问道路迢迢。

犹记江南相识处,

不见秦淮雨潇潇。

立夏

明月照轩窗,

细雨透微凉。

少年梦初醒,

伊人正梳妆。